grey

类型:财经剧地区:尼日利亚发布:2021-02-27

grey 剧情介绍

grey“正因为如此,我们学院的老师们一致认为,魔法卡片如果出现在三强争霸赛上的话,会打乱原本的竞技秩序。”“是啊,吃错东西了。”程智声音颤抖的说道,接着勉强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只见这人穿着一身破旧的皮甲,一头脏乱的头发扎了个马尾辫子,他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从左眼角一直深入到嘴唇。看起来很是吓人。

程智点了点头。虽然桑托斯的话还算中听,但是程智的脸却依旧如同吃了苦瓜一般。“好吧,你问吧。但只能问三个。”老者面陈似水的说道。

“第一个问题,我应该怎样才能走出落日山脉。”“问这个?”老头有些诧异的看着程智,还以为他会问什么比较重要的问题。或者对于圣域强者来说比较重要的问题。“当然了,这个,元素卡片毕竟还是个新生事物,学院新出的临时规定之中,也只是禁止了攻击类元素魔法卡片的使用。你依旧可以使用增益魔法和防雨膜法的魔法卡片。”

“但这样我们小队的实力可是要大大折扣的!”艾迪忍不住又跳到了前面大声叫道:“我说大师,程智可是你徒弟,这规定明摆着就是在欺负程智嘛。你也说了,元素卡片是个新生事物,就更应该在比赛之中使用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才行。再说,法律和规定都是在既成事实出现之后才会制定的。元素卡片还没有在三强争霸赛上使用过呢,就被取缔了,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是的,我迷路了。”程智点了点头,简单的将自己的车队因为八级强者的战斗的波及,自己掉下了河里的事情说了一下。

老者皱了皱眉,想了想说道:“沿着这条峡谷,走出去,你会看到一座高大的雪山,只要翻过了雪山,就是赛特拉王国了。”听着艾迪有些咄咄逼人的语气,桑托斯大师也有些失去了耐性,脸色一沉,摆出了一副学霸教授的气势,低声喝道:“小子,规定已经颁布出来了,你认也得认,不也得认!在啰嗦,我可要以咆哮师长的名义给你记大过了!”程智朝峡谷的方向看了看,点了点头。接着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是,你是人类吗?”

“你……!”艾迪龇牙咧嘴的看着桑托斯,程智怕他真的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急忙将艾迪按住,低声说道:“算了算了,不用就不用吧。凭咱们哥几个的实力,不用卡片也一样能拿名次。再说了,不是只禁止咱们使用攻击类的魔法卡片吗?”“废话,难道我不像是人类吗?”老头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可是,……”程智想了想说道:“你的灵魂波动和之前我看到的一头大地之熊是一样的。”“程智……”艾迪皱着眉头,心有不甘的说道:“攻击类魔法卡片可是咱们的杀手锏,这要是不让用了,比赛上咱们肯定吃亏。”

“哦?原来是这样。”老头子释然的点了点头:“那是我的德鲁伊变身。这个并不是什么秘密。德鲁伊可以与一个魔兽建立一种特殊的联系,将自己和魔兽融合在一起。”程智点了点头,这才回头对桑托斯问道:“大师,攻击类魔法卡片不允许用,我制作的瞬发型魔法炮总可以用吧?”“好神奇啊?”程智瞪大了眼睛:“能够跟另一个生物融合在一起?可是灵魂层面呢?也跟魔兽融合在一起了吗?”

“呃,这算是第三个问题吗?”老头皱了皱眉问道。程智点了点头,这才是他最想知道的。“不信。”老头子很是耿直的摇了摇头。

“当然可以。”桑托斯点了点头:“你的那些微缩魔法炮威力虽然也不算小,但是毕竟是符文制作的低效魔法。”老头沉思了一会说道:“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德鲁伊的兽化变身,会将魔兽的灵魂之力融合在自己的身体之中,成为自己灵魂的一部分。但是意识依旧是人类的意识。”“灵魂融合成一部分?是灵魂吞噬?好邪恶的样子啊。”程智挠了挠脑袋说道。

“邪恶?那里邪恶了?那里邪恶了?哼,我们德鲁伊是大地的儿子,是生命的守护着,是世间最热爱生命的人。我们那里邪恶了?!”老头子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大叫了起来,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生命圣域?”程智重复了一遍,脑子里却是在回忆海瑟薇曾经对他提到过的,四大至高法则之中,修炼生命法则的被称作生命魔法师,而生命魔法师之中只有两个已知的分支,一个是德鲁伊,另一个是牧树人。不过,天风大陆上,德鲁伊十分稀少,就和亡灵魔法师一样,修炼条件苛刻至极。圣域强者的愤怒自然不是程智能承受得了的,顿时程智被那强大的气势再次亚倒在地。看着眼前如此弱小的一个孩子,老头子似乎也觉得这样以大欺小实在是太不地道了,于是收起了那强者的威压,说道:“我们德鲁伊的灵魂融合是将即将死亡的生物灵魂吸收进入体内,让他在自己的身体里继续活下去,他们是自愿将灵魂融入到德鲁伊的灵魂之中的。”

而海瑟薇提及生命魔法师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一下生命魔法师和亡灵魔法师是天生的死对头。因为一个是崇尚生命,一个是崇尚死亡。一个是用生命的力量强大自身,一个是死亡的力量,自然那啥不到一壶里去。程智撇了撇嘴从地上爬了起来:“你能收我为徒吗?我想成为德鲁伊。”

“想成为德鲁伊?一个亡灵魔法师想要成为德鲁伊?哈哈哈哈,我从来没听到过比这个更可笑的笑话。”程智的脸皮抽了抽,那个德鲁伊似乎也在观察程智,只是越观察他的脸色就越沉:“你……你是个,亡灵魔法师?”“很可笑吗?”程智有些奇怪的问道。“当然可笑,生命和死亡不能相容,这是受到法则之力的约束的。你已经成为了亡灵魔法师,难道你的老师没有告诉过你这些吗?”“可是,这些只是力量啊?如果说生命和死亡是因为相克而不能存在的话,那么光明和黑暗也是相克的啊,可是我听说有些人可以同时拥有光明和黑暗两种元素的力量啊。”

“嗯,不不不,光明和黑暗,与生命和死亡并不相同。光明和黑暗只是两种元素罢了,即便是放在一起,他们也是泾渭分明的两种元素。可是生命和死亡却不同,他们不是元素,而是这天地之间的真理,是至高无上的法则,法则与法则之间不可能相互混淆。”说着,老树棍子手指一点,一团绿色的光芒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之上:“这就是生命之力。”说着,轻轻一推,那一点点的绿光落在了程智的手上,顿时程智就像是被开水烫到了一样缩回了手臂,仔细看去,刚刚落下的那一个小小的光点,竟然在自己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如同被烫伤了的印记。程智的脸皮抽搐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对方是圣域强者,想要一眼看出他身上所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太容易了。

“你是亡灵魔法师,吸收了这天地之间的亡灵之力,让你的身体之中充满了这种力量,这种力量和生命之力是相克的,你觉得,如果你的身体里在出现生命之力的话,会有什么结果?”“就像是喝了一壶刚刚烧开的开水?”程智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老人语气有些生硬的问道。

“呵呵。”听到程智的话,老树棍子被逗乐了,点了点头说道:“嗯,你可以这么理解。”接着,老树棍子又脸色一板:“好了小子,本来说只有三个问题的,怎么你的问题越问越多呢。好了,你赶快走吧。”程智点了点头,接着拿起了手中的小瓶子看了看,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么一瓶子的救命药,换来了几个让他似懂非懂的,越想越是疑惑的问题。

似乎是因为看到程智手中的药水,想到自己是被这药水救活的,被一个亡灵魔法师救活的,老树棍子还是觉得有些别扭,于是哼了一声说道:“别说我欺负你一个小孩子,拿着这枚标记,在你离开山脉之前,不会有高级魔兽攻击你的。”程智想了想说道:“我要是说,我只想问个路,你信吗?”说着,老头子从身上摘下了一片树叶,随手一抛,那树叶竟然化作了蝴蝶一样飞到了程智跟前,震颤了几下,便附着在了程智的衣服上面。程智低头看了看,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叶子,不过当他用精神力仔细探查的时候却发现这叶子上面似乎散发着某种强大的气息。

“别走啊!”程智看着那渐渐远去的大船,想好呼喊,声音却是小得可怜。“早知道就不吃兔子了。呃……这辈子都不吃兔子了。”“谢谢。”程智拍了拍胸口的这枚叶子,接着抬头对老树棍子说道。“不信。”老头子很是耿直的摇了摇头。

程智郁闷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竟然救了一个自己的天敌。“看你的样子,怎么?想要杀了我吗?”“收起你的谢意吧。你是亡灵魔法师,我是生命魔法师,我没有杀你,已经算是还了你一条性命了。你快走吧。”程智吐了吐舌头,转身朝峡谷的方向走了过去。我终于走出来了!程智看着辽阔的平原,激动的热泪盈眶。只是喊出来的声音十分的虚弱。

自从和老树棍子分别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他出了峡谷之后的确是看了一座遥远的雪山。所谓看山累死马,虽然看到了雪山,但是程智整整走了两天的时间才走到雪山脚下,两天里他饿的急了,于是逮了一头,之前他见到过的那种兔子,那种兔子虽然长得像是兔子,但是,那家伙竟然是食肉的,满嘴利齿,速度极快不说,还会打洞。当然,一个三级的魔兽,肯定不是程智的对手,被程智一个精神力冲击撂倒之后,剥皮开膛,做成了烤全兔。可是吃下去之后不久,程智就拉肚了。他的身体素质因为当初海瑟薇的各种调理,不说百毒不侵,至少一般的毒素病毒还奈何不得他,但是这兔子肉吃了之后,却是让程智拉肚的不行。就连那被老树棍子叫做女神之泪的药都救不过来。话说女神之泪是专门治疗外伤和内伤的特效药物,对于食物中毒却没有任何作用。所以程智又白白浪费了一滴,小瓶子里现在只剩下了一滴而已。老头子摇了摇头:“死亡是生命的天敌。可是你的药水救了我的命。我可以不杀你。别指望我能够报答你什么。你走吧。”

程智无奈的撇了撇嘴:“那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最后还是被肥仔一路背过了了雪山。

“哼。可惜了,这么强大的精神力,要是修炼生命魔法,肯定是个好苗子。”老树棍子摇了摇头,看着程智的背影一直在严重消失,这才抖了抖满身的树叶,迈步朝大山的深处走了下去。“问题?”当看到辽阔的大平原的时候,程智的心里别提多激动了。但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不是真的到了赛特拉,程智也说不清楚。于是就趴在肥仔的背上,漫无目的的朝前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程智才睁开眼睛,因为眼前出现了一条河流拦住了去路。正在程智犹豫着该怎样渡河的时候,却是看到远远的河面上漂来了一条大船。

grey程智从肥仔身上滑了下来,接着将肥仔收起,朝那大船用力的挥起手来,可是因为拉肚太过虚弱,程智连挥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呼喊,可是声音微弱的只有自己能听到,他眼睁睁的,看着那艘船朝下游驶去,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也许他的誓言感动了什么神明吧,那艘大船虽然朝远处飘去,但是却有一个小船被放了下来,几个人快速滑动着双桨,让小周在水面上如同飞一样,程智微微眯着眼睛,甚至看到了斗气闪烁的光芒,不一会,那条小船逆流而上,已经来到了程智的跟前,接着,一个人影从小船上跳了下来,那个人警惕的看了看周围,接着跑到了程智的跟前,一把将程智拉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靠,这是什么?中毒了吗?脸都绿了?”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gr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