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仓绊

类型:原创剧地区:西萨摩亚发布:2021-02-27

佐仓绊 剧情介绍

佐仓绊程智想了想,佐仓绊点了点头,的确,被蜇了好几天之后,他现在已经没有那么疼了,一般涂完药水不久就可以彻底恢复正常。“二十万!”就在这时,程智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号牌。

“接人?我怎么没听说今天有人刑满释放啊?”说着,阿德米展开了那张纸,习惯性的先不去看内容,而是看角落的签名和腊质徽记,只见在角落里醒目的写着一个名字“萨宁长老会名誉长老,雷洛学院院长,威廉。”说话间,佐仓绊两个人已经踏上了返回牛栏山的路程。阿德米顿时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了黑袍老者,脸上露出了恭敬的神色:“老先生,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里面通知主管大人。”说着,阿德米拿着纸卷飞似的跑进了看守所内部。

不一会的工夫,一个军官和两个士兵,押解着一个身穿灰袍,手带镣铐的人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了老者的面前。那军官看了看站在看守所大门口等待的黑袍老者,听阿德米说就是这个人的时候,这才走了过来对这老人说道:“这位老先生,我们看守所的魔法师已经对您提供的特赦文书进行了鉴定,并且也收到了之前由长老会派人提前送来的正式公文。所以您可以把这个人带走了。只是还是要做一些必要的登记才行。”正走着,佐仓绊他们的头顶传来一阵响动,一只小松鼠从树顶掠过,抱起了一颗松子啃食了起来。

程智也看到了那只松鼠,佐仓绊小孩的天性让他们对这种速度极快,佐仓绊长得又很可爱的东西感兴趣,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却只见在树枝的另一端,一条褐色的蛇正趴伏在那里。说着,那军官拿过来一个记录本,指着上面的落款:“需要您在这里签字。”

“哼,真是繁文缛节。”老者轻哼了一声,顿时一股让人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席卷了眼前这军官的全身,吓得他差点跪在地上。显然松鼠已经成了这条毒蛇的目标。海瑟薇和程智都看到了这一幕,佐仓绊不由得都停下了脚步。却见那条毒蛇猛地伸出了脑袋,佐仓绊一口咬向了不远处的松鼠。松鼠这时候才发现毒蛇,急忙跳跃躲闪,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被毒蛇一口咬在了腿上。不过老者似乎也是忌惮一些什么,拿起笔,在那文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恩斯特·塔克拉。

那只松树拼命挣扎,佐仓绊但是毒蛇却是快速的收紧身体,佐仓绊准备要缠死这只松鼠,终于那松鼠猛地挣脱开了毒蛇的嘴,跳到了一旁,并且迅速逃跑,可是他的腿上已经中了蛇毒,身体迅速的麻痹,让他还没跑出多远就身体一歪,从树上掉落了下来。那军官有些战战兢兢的接过了文书,这才对后面的士兵们示意了一下,立刻有人拿出了要是,打开了灰衣人的镣铐,那镣铐光芒一闪,似乎是有什么魔法机关被解除了。灰衣人顿时觉得身体一松,飞快的跑到了黑袍老者的跟前:“爷爷,呜……你终于来了。”

“哎,没用的东西。”老人翻了个白眼,虽然口中语气严厉,但是却是伸手掀开了灰衣人的斗篷,露出了里面的脸,夕阳下,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张十分精致的脸,以及一头银灰色瀑布一般的长发。这灰衣人竟然是个十八九岁模样的妙龄女子。海瑟薇望了一眼,佐仓绊却是伸出手,佐仓绊一把接住了那只松鼠,海瑟薇看了一眼已经变得浑身僵硬的松鼠,突然说了一句很是拗口的词语,一团灰光顿时笼罩了松鼠。接着递给了程智:“拿着它,这是咱们的实验材料。”

只是这少女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显得极为狼狈。佐仓绊“试验?实验材料?”看到少女的模样,黑袍老头顿时表情扭曲的瞪大了眼睛,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女孩的脸,大声说道:“谁打的?不想活了,看老夫我去教训教训他。”

“就是雷洛学院的老师干得!”那女孩跳脚的大喊道:“有一个叫德里的家伙,他踢了我好几脚。差点给我毁容了。”“好,咱们现在就去找威廉那个老东西,讨个说法去。”说着,一把拉住了女孩的手臂就朝雷洛学院走去。夕阳就要落山,一个叫做阿德米的士兵,正靠在看守所哨岗墙壁上,再过十几分钟,换班的战士就会过来替换他。阿德米懒洋洋的享受着太阳最后的余晖。却被刚刚路过的一名军官呵斥了一声:“阿德米,认真一点,如果出了问题,看我怎么修理你。”

“嗯,佐仓绊回去我告诉你是用来做什么的。”说着,佐仓绊海瑟薇带着程智离开了森林,回到了牛栏山。回到亨特的院子,海瑟薇一挥手,几个骷髅战士从地上爬了起来,稀里哗啦的将桌椅板凳都摆放整齐,又从屋子里端出来几个瓷碗,放在了桌子上。“诶……爷爷,还是算了吧。”少女急忙又拉住了恩斯特:“威廉可是圣域,不好惹的。”“哼,圣域又怎么了?圣域又怎么了?啊!圣域也不能欺负我孙女!妈的他们制定的计……”恩斯特还没说完,少女急忙伸出纤瘦的手掌,按住了恩斯特的下巴:“爷爷,你消消气,这事情不是在这里能喊的。哼,这破地方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

“恩,你说得对。”恩斯特冷静了一下,拍开了少女的手臂,这才继续说道:“走,我先去给你治伤,回头再去找他们算账。”就在拍卖会盛大举行的同时,佐仓绊在萨宁城下城区城卫军看守所之中。说着,恩斯特气哼哼的拉着少女离开了看守所。拍卖场之中,现在拍卖会已经进行了十几轮的拍卖。

城卫军看守所可以说是一个飞铲古老的建筑,佐仓绊全部都是用厚重的花岗岩堆砌构造而成。坚固耐用。和世界上所有的监狱一样,佐仓绊这里的建筑之中黑暗而狭窄,钢铁的栏杆上锈迹斑斑,长期无人清理的牢房有着比牲口棚还要恶心的臭气,让人不愿意在这里停留一秒。当又一件商品被人拍走之后,拍卖师清了清嗓子:“各位来宾。下一件即将拍卖的东西乃是来自一位伟大的画师。这位画师的经历非常传奇,乃是一位国王。他的一生经历过许多的磨难,但是他的艺术才华却是被无数人喜爱。他就是已故的斯戈尔王国国王,唐斯拜林,虽然他尊为国王,但是我们更愿意用大师这个词来称呼他。他曾经有许多旷世之作,被誉为近百年来最为伟大的油画大师。可惜因为战乱,他的作品大多都在大火之中毁于一旦。下面这件拍品乃是国王画师唐斯拜林还留存世间的唯一一副作品,《初夏》。底价五千金币。”

说话间,有人抬上来一副油画。这油画之中以一个极为壮美的山脉为背景,一个女孩坐在草地上,欣赏着远处的风景。特别是一层的牢房之中,佐仓绊现在是人满为患,佐仓绊原本每个隔间可以关押四个囚犯,可是现在,每个囚室之中都被关进了十几人的样子。整个一层关押了数百名囚徒,他们大多都是身材强壮的斗气战士,这时候却在监狱之中元素魔法阵的压制之下,这些战士一个个举步维艰,更别说使用斗气逃脱了,而且他们大多现在也都没有力气去逃跑。唐斯拜林?艾迪眨了眨眼睛,用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程智:“程智,那个画师跟你一个姓氏啊。”可是,身旁的程智却没有出声。“程智?”艾迪有些奇怪,扭头看去,却见程智正呆呆的看着那张画,一动不动,眼睛里却已经留下了两行热泪。

“程智,你怎么了?”其他人也都看到程智的模样,不由得都围了过来。之前服用了大量的药物来激发潜能的同时,佐仓绊他们身体里的阿芙蓉毒素含量也非常的高,佐仓绊因此当失去了药物供应之后,这些人明显的变得萎靡虚弱,还有的人更是浑身瘙痒酸痛,鼻涕口水流淌个不停,痛苦不堪。

程智摇了摇头,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却并没有回答其他人,而是伸手拿起了二楼围栏边上的号牌。同时高声叫道:“十万金币!”顿时,整个会场一片哗然。上一次在下城区爆发的战斗之中,佐仓绊他们都是参与者,佐仓绊虽然某种程度上,他们大多都是在失去意识的情况下被控制了而已,但是毕竟事关重大,必须接受一些相应的处罚,或者是罚款,或者是坐牢。但是如果要是想要逃离这里的话,城卫所执勤的数百名战士和弓箭手会第一时间将这些人处死。

“怎么?你想要这张画?”卡普看着那张画,以他的审美来看,是分不出这张画与镜中少女有什么区别的。只是这画上的女孩更好看一点。强纳森和索亚也是看不出怎么回事,可是站在程智身边的艾迪却是皱了皱眉,似乎明白了什么。接着叫过了侍者,低声吩咐了几句什么。五千金币的底价,刚开始拍卖就顿时翻了二十倍,这个巨大的落差让所有的客人都为之侧目。场中顿时鸦雀无声。

就连久经风雨的贝尔格也是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不过他毕竟是主持人,强忍着心中的震惊于好奇,说道:“二楼的这位先生出价十万金币。哇,看来这位先生对于唐斯拜林大师的作品是真的非常喜爱啊。不过,十万金币倒也是物有所值,毕竟这是唐斯拜林大师唯一留存于世的作品,而且,唐斯拜林大师在绘画方面有着许多独特的技艺呈现在这张画作之中,他的独特技法,至今都是画师们争相模仿的。十万金币,有人愿意出比这个价格更高的价格吗?这可是唐斯拜林大师唯一还留存于世的作品了。”二层的牢房之中关押的犯人相对更重要一些。所以这里全是一个人的单间。其中有一个单间之中,一个身穿灰色斗篷的人正盘膝坐在那里,只是手脚都被拷上了禁魔锁链。灰色的斗篷遮住了大半脸孔,遮挡住了大半的脸孔。只露出了一个尖尖的下巴。这个灰衣人被雷洛学院的人送来之后,就交代过,不能虐待拷打,甚至暂时不需要审问,总之关在这里就好。这让看守所的主管很是奇怪。不过下达这个命令的是学生军名誉军团长,卡德加剑圣大人,看守所的负责人自然是不敢多问的。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唐斯拜林的确是少有的绘画天才,这幅初夏无论在构图还是写意上都能够让人心生喜爱,但是,任何东西在人们心中都是有一个价值的,而十万金币,远超出了这幅画在这些人心中的价值。看到这个场面,贝尔格已经知道没有继续哄抬价格的必要了,于是拿起了拍卖台上的木槌,就准备要一锤定音,但就在这时候,三楼突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十五万金币。”

“空间卡片?”安琪儿有些奇怪的看向了那边,顿时眼睛一亮:“哦,那不是那个炼金师分院的程智吗?”“唔……”会场之中顿时响起了低低的嗡嗡声。人们不由得抬头看去,只见三楼正中间的大包房栏杆旁站着一个身穿宫廷长裙,一头瀑布般蓝发的女孩,竟然是赛特拉王国公主,希尔。夕阳就要落山,一个叫做阿德米的士兵,正靠在看守所哨岗墙壁上,再过十几分钟,换班的战士就会过来替换他。阿德米懒洋洋的享受着太阳最后的余晖。却被刚刚路过的一名军官呵斥了一声:“阿德米,认真一点,如果出了问题,看我怎么修理你。”

阿德米被军官的声音吓了一跳,急忙直起了身子,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但是眼角的余光却是看着那军官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这才又靠在了墙壁之上,口中喃喃念叨着:“光天化日之下,难道还有人敢出来撒野?”对于这位公主,在场的许多贵族都是知道的,甚至一些家中有适龄男孩的贵族,多多少少都研究过希尔公主的各种喜好,以便让自己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子有机会接近这位赛特拉国王的掌上明珠。“希尔公主殿下?难道这位公主是喜欢这幅画?没听说她对油画艺术有什么兴趣的啊?”听到了贝尔格的恭维,希尔顿时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谁欣赏那破油画了。”

说着,她的眼睛看向了二楼角落里包房边缘站着的程智。看守所的监狱,不仅有近两米后的岩石墙壁,更是被高级魔法师联合刻画了大型的魔法阵,真的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可就在阿德米小声抱怨的时候,突然,不远处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人,那个老人很瘦,完全就是一层皮包骨的样子,手中拿着一根常常的枯枝,在枯枝的顶端,竟然还蹲着一直黑黑的乌鸦。程智这时候也是朝他这边看了过来,四目对视之下,希尔做了个很是挑衅的表情。

希尔的突然加价也让贝尔格吓了一跳,急忙手一收,将锤子放倒了一边,大声说道:“原来是我们美丽可爱,万人敬仰的希尔公主。希尔公主加价到了十五万。看来希尔公主也是一位真正懂得艺术的人啊。”阿德米突然感觉很冷,就像是突然有人在他的身边放了很多冰块。那个老人走到了阿德米的跟前,枯瘦的脸笑了笑说道:“小子,我是来接人的。”说着从衣服里面掏出了一张卷成卷的纸,递给了阿德米。在希尔的旁边,一个一头金色长发的可爱女孩,正是希尔的好友,安琪儿,一脸好奇的朝希尔问道:“希尔,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很喜欢这幅油画?”

“哼,不喜欢。”希尔再次翻了个白眼,扭头对旁边的安琪儿说道:“这幅画是那个小子想要的。哼,我就不让他得到。”“你在说什么啊?”安琪儿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你在跟谁赌气吗?”

佐仓绊“哼,就是那小子。”希尔说着朝二楼扬了扬下巴:“看到没有,就是那边那小子。哼,上次我向他要空间卡片他都不给我。哼。”“哦?你还记得他的名字。这个程智什么的,最讨厌了。哼。”希尔说着一扭头,做出了一个十分不屑的表情。

详情

猜你喜欢

登录签到领好礼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佐仓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