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
野草在线播放
版本:v1.2.5
类别:格斗游戏
大小:59121KB
时间:2021-04-20 23:11:10

下载计划

    野草在线播放 沈郁又变成了母鸡,张开臂膀,左右两侧各躲着一只小鸡。

    规则功能

    野草在线播放 毕竟现在没事做,他和梨香跟老爸老妈一起呆在客厅里还是怪尴尬的,正好可以找机会出来溜达一下……他想牵她的手了。

    软件APP介绍

    1.野草在线播放 “你别瞎想……你的手真的很冷……”

    2.难道计划要落空了?

    3.野草在线播放 今天梨香还特地和沈郁换了一个站位,把左手放到了他的右手心里面,因为左手已经体验过了嘛,所以也要换右手体验一下的。

    4.野草在线播放 “干杯!”

    5.野草在线播放 “坐这。” “哦。” 客厅里,浅羽梨香坐得端端正正的,跟认真听课的小朋友一样。 沈郁君好奇怪晚上回来之后就感觉不对劲,这会儿正跟她做什么约法三章呢。 “明天就要开学了。” “嗯嗯。” “既然你千里迢迢来到华夏,那么我也要对你负责,所以我定了几条规矩,希望你能遵守。” “沈郁君放心!我一定会遵守的!” “我还没说呢。” “那、那你说吧” 沈郁拿出来一张白纸和笔,开始写规章制度,这样子下去不行,浅羽梨香总是在不经意间扰乱他的心思,才不过相处了两天不到,他就已经体会到老爸这招的强大了。 想让我放弃科研去谈恋爱?不可能的! “第一条:每天只可以跟我说十句话。” 浅羽梨香愣了愣,好奇道:“那一句话可以有多长呀?如果我只说一个字的话,算不算一句话?” 沈郁想了想说道:“超过三个字就算一句话,而且一句话不能超过两百个字,不然就叫作了。” 浅羽梨香又问道:“那如果是你跟我说话,我回答你算不算数?” “你放心,我不会和你说话的。”沈郁自信道。 浅羽梨香顿感委屈,小手揪了揪衣角,要哭要哭的样子:“沈郁君我是不是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你是讨厌我吗” “额,你误会了,哎哎,你别哭啊!” 看到她真的要哭了,沈郁便有些慌了神,最怕女孩子哭了,记得中学二年级的时候,他考了第一名,抢了原先女孩子的第一,然后那个女孩子就哭个不停,后来沈郁就每次都少做一些题目,控分第二,就这样一直到初二学期结束,那女孩跟他表白了,被他残忍拒绝,又哭唧唧地跑了。 从那以后,看到女孩子哭,沈郁就心慌。 沈郁手忙脚乱地扯了几张纸巾塞到浅羽梨香手里,她不肯接,委屈巴巴地说道:“我知道我确实给沈郁君添了很多麻烦,我这就给爸爸打个电话,然后我可以搬出去的” 这可不行! 要是浅羽叔叔跟自家终止了合作,老爸非将他大卸八块。 “千万别!” 沈郁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因为你跟我都是单身,所以我们不能让人误会,不然你找对象就不好找了,我这是为你好。” 浅羽梨香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脑袋瓜有些转不过来。 沈郁君还真是正直之人呢 如果换做别的男人,一定会占她便宜的吧 沈郁君竟如此让人安心 果然父亲的安排是没错的 这样优秀正直的男生已经很少了 “沈郁君,我懂了,在外人面前,我会跟你保持好距离,不耽误你找对象的!” 浅羽梨香一副我什么都已经明白了的表情,沈郁欲言又止,止言又欲,这个话题就暂且略过。 “第二条:尽快熟悉周围的环境,在不熟悉之前,不准单独出去玩儿。” 这一条主要是防止浅羽梨香乱跑,她自己能认路还好,不然跑丢了还得麻烦自己去找。 心理学上同样有沉没成本效应,当一个人在另一个人身上花费过多的精力时,自然而然地就更放不下对方了,所以沈郁不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浅羽梨香对这条倒是没有意见,欢快地点头答应了,心里想着沈郁君真的超关心我的。 “第三条,不可以随便卖萌,太可爱也不行。” 身为猛男,最无法抵抗的大概就是这条了。 跟国内的大部分女孩子不一样,浅羽梨香的萌是无时无刻的,比如喝水时,必定是两只手捧着杯子,开心时,走路是一跳一跳的,尤其是她总能时时刻刻保持着对身边一切夸张的惊叹。 最关键的是她的这一些表现,都是极其自然的,没有丝毫的做作,像是印在骨子里的特质一样。 说着“卡哇伊!”“好棒!”“不会吧!”“阿里嘎多!”的时候,可爱到令人发指,几乎令身为猛男的沈郁当场破防。 就光这一点,便是很多一副木板脸、无论你带她吃什么、去什么地方都一脸不屑的女生拍马都赶不上的。 “啊咧” 浅羽梨香有些懵,她并不觉得自己很可爱啊,白小萌和泡芙都比她可爱呢。 “沈郁君觉得我很可爱吗”浅羽梨香忸怩道,小脸因为害羞有些红扑扑的。 沈郁:“” 别的女孩子沈郁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浅羽梨香打一拳一定会哭很久很久,而且连哭都是那么可爱 “这是错误的示范!” 沈郁暗暗掐了一下大腿,默念斩斩斩,板着脸对浅羽梨香说道:“像这样的表情是不允许的!” “哦,对不起!” 浅羽梨香也板起脸来了,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高冷!很高冷! 为什么会更可爱了呀 沈郁有些绝望,算了,这条看来是控制不住的了。 可爱这种事,有些人就是天生的,总不能一个一米九、两百斤、皮肤黝黑发亮、肌肉发达、鼻孔还能看到浓厚鼻毛的妹纸也可爱吧 浅羽梨香的相貌和身材还有性格,就注定了她是可爱的代名词。 一米六五的身高可能在曰本可爱不起来,但是在一米八几身高的沈郁面前,可以说是小鸟依人了。 浅羽梨香好奇道:“沈郁君为什么会订这一条啊,这条好像很难我、我凶不起来” 沈郁吓唬她道:“因为我看到太可爱的东西,我会忍不住去掐,你想我掐你的脸蛋吗?” 浅羽梨香吓了一跳,赶紧拿过来一个抱枕挡在身前,把脸埋在枕头里,只留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偷看他。 “真的吗?”浅羽梨香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兴奋。 “?” 沈郁不理她,将刚刚定好的三条规矩重新写在纸上,然后签了自己的名字。 “你也签个名。” “哦” 浅羽梨香无法反抗霸道的沈郁,只好接过他手中的笔,趴在桌子上签名。 沈郁注意到她握笔的姿势,握得很靠前,写字的时候很用力,一笔一划的,笔迹很圆润,一枚一枚的 「浅羽梨香」 为什么连写个字都这么可爱?

    软件更新内容

    1.野草在线播放 “灯灯还没关”

    2.这是第一次,沈郁这样当着老爸老妈的面说出来这句话。

    3.野草在线播放 随着现场富有节奏的音乐声响起,留学生们便随着欢快的歌曲开始起舞。 这时舞伴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 会场的中央,一对对年轻男女在对舞,欧美的留学生明显深谙此道,舞蹈跳得很自然,不拘谨。 还有不少不太会跳舞的,便只是跟着音乐轻轻摆动一下身子,跟自己的舞伴说话。 最尴尬的就要数一些没有找到舞伴的留学生了。 他们默默地退到舞台边缘,在桌子旁坐下,跟沈郁一样孤独地吃着点心、饮料,无聊地打量着舞池里的一对对男女。 有男有女,但数量并不多,连周围的桌子都坐不满。 而且彼此间也不熟,坐得稀稀落落的,隔得又远,没人说话,孤独的像条狗。 沈郁面前的桌子已经嗑了一堆的瓜子壳,看看时间快九点钟了,再有小半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了。 浅羽梨香刚刚中了奖,这会儿拿着中奖券,迫不及待地跑到后台去领奖去了。 一个俄罗来的留学生,长得跟熊似的壮,也不帅,这样彪悍的体形,不太受年轻女孩子欢迎,于是尴尬地落了单。 他拿着一杯淡黄色的冰水朝沈郁走来,然后在他身边坐下。 “嘿,老兄,不介意我坐这儿吧?(英语)” “随便坐。(英语)” 沈郁的英文水平还是极好的,学习的时候,不少资料都是英文资料,比起看翻译版的,沈郁更喜欢看英文原版,毕竟每个人的翻译理解多少都会有差距,自己看原版的话,感觉会更准确一点。 沈郁打量了这位大兄弟一眼,心想他找不到舞伴也是有原因的。 别的先不说,光是这相貌,看起来就跟大叔似的。 他观察了一下没有找到舞伴的这些男女,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男的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都长得不好看,而且没有什么独特的气质,就是丑,还给人家女孩觉得你穷。 反倒是没有找到舞伴的女生,有百分之七十,都是长得很漂亮的,气质也很好,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 这种现象,倒是让沈郁联想到了现在经常提到的婚配问题。 在大城市里,大龄剩女很常见,她们自身的条件也不错,但就是没有对象,道理也很简单,男性择偶是可以向下兼容的,而女性择偶则是向上兼容。 假如把男女均分成abcd四个等级的话,除去正常的平级婚配,也就是门当户对那种不谈,那么d女可以接受abc男,c女可以接受ab男,b女可以接受a男,可优质男哪里够分啊,于是便有不少a女和d男剩了下来,造成了一线城市里优质女找不到男友,偏远山区里贫穷男找不到老婆。 维奇在沈郁身边坐下后,感觉舒服了不少,至少那种场内热热闹闹,自己孤独的像条狗似的感觉淡了许多。 “老兄,来干一杯。” 维奇举起手中这杯淡黄色的冰饮看着沈郁。 沈郁倒也不反感这个爽朗的大小伙,也举起自己的饮料跟他碰了一杯。 “你那杯是什么?”沈郁问。 “像是加了柠檬汁的苏打水。”维奇说。 “酸吗?” “不酸。” “瓜子你要吗?” “好。” 沈郁便在他的桌面上倒了一些瓜子,然后维奇愣了愣,他平时倒是很少吃这种带皮的瓜子。 于是一双大手便努力地捏这么一颗小小的瓜子,好不容易剥出来瓜子仁,送到嘴里嚼了嚼。 “老兄,吃这东西太麻烦了,还没蚊子肉多。”维奇苦恼道。 沈郁都尼玛看傻眼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有手剥瓜子的,还是这么一个壮汉,剥瓜子的动作像极了在捏绣花针似的。 “用牙嗑。” 沈郁演示了一遍,维奇恍然大悟,也学着沈郁这样嗑瓜子。 于是干了满嘴的壳。 两人随意地交谈着,维奇只感觉自己找到了伴侣,在这热闹的舞会里不再孤单。 “老兄,再干一杯。” 维奇又举起他那杯柠檬苏打水,沈郁丝毫不怀疑如果这换成酒的话,他能一瓶吹了。 沈郁正要拿起自己的杯子和他碰杯,这时面前一阵香风拂过,他和维奇都抬起了头。 “你好,我是来自韩国的李贤静,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英语)” 妹纸很漂亮,皮肤特别白,正勇敢地伸出一只手在沈郁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他。 作为舞会的剩女之一,李贤静自然接到过不少男生的热情邀约,但都被她拒绝了,这会儿人少了,便看到了这边的沈郁。 沈郁的好看可不是那种小鲜肉般的娘化,他的五官深邃且立体,给人一种很刚毅阳光的感觉。 虽然他旁边的这个大块头也很‘钢’,但两人的气质却完全不一样,沈郁的有种钢中带柔的味道,看起来就很有智慧的样子。 漂亮女生看人的眼光都很准的,像梨香就经常说沈郁君看起来很凶,其实很温柔,像是杀手不太冷里的大叔。 维奇看了看那个女生,又看看沈郁,对于亚洲人,他脸盲,也看不太出来两位有多好看。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 沈郁拒绝了。 维奇松了口气,拿起杯子还要继续碰杯。 “沈郁君!你看我们的耳机!” 拿奖品券兑换完耳机的浅羽梨香兴高采烈地跑了回来,将耳机拿给沈郁看,又好奇地看了看他旁边站着的那个女生,还有那女生伸出来在沈郁面前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 于是梨香下意识地就淑女了起来,挺了挺胸脯,放慢了急匆匆的脚步。 像是一只警惕的小猫,收起脸上调皮的神色,将耳机放进包包里,然后拉起沈郁的手: “我们去跳舞吧!” “哎哎…!我……” 沈郁被她拉走了。 剩下维奇和李贤静愣在原地。 “要不我陪你跳?”维奇问道。 “谢谢,我不会跳。”李贤静微笑,转身离开。 “不会跳你过来邀请别人跳啥舞!有毛病!” 维奇吐槽一声,看看那边正在和一个可爱少女跳舞的沈郁,自己孤独的像条狗,捏了颗瓜子在嗑,又干了满嘴的壳,呸呸两声吐掉,又喝了一口苏打水。 刚刚还不酸的,现在酸得眯起了眼。 …… 舞池中,沈郁板着脸盯着浅羽梨香。 浅羽梨香红着脸,低头看着脚尖。 两人的手相握着。 掌心都是黏腻腻的汗,彼此交融。 随着音乐的节奏,两个不会跳舞的人,僵硬地扭动身躯。 握着她的手,感受着这份粉腻腻的柔软,沈郁的心跳很快,呼吸的节奏也有些乱。 他憋了好久,说出了两个字: “胡闹……” “我……” 浅羽梨香也不知刚刚咋回事,就这么勇敢地拉着沈郁跑到舞池来了。 这会儿感觉自己的小手被温暖包围,耳中都听不到音乐声了,只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 他宽厚的手掌包住她的小手,热量从掌心传来,流入身躯,沿着她的脖子,冲上了耳尖,带起一层绯红的颜色。 男生的手,都这么热的吗…… 梨香只觉得脑子发晕,身子酥麻,明明没喝一丁点酒,竟像是醉了一样。 “很好玩吗?” “嗯……” “?” 沈郁君一定很生气她拉他进舞池吧,但…… 她突然勇敢地抬起头,看着沈郁的眼睛: “沈郁君是我的舞伴。” (饱了吗,周一啦,需要大家投票冲榜,记得给梨香比心哦~)

    4.野草在线播放 梨香的声音不大,而且软软糯糯的,好似含着一颗糖在说话一样。

    5.野草在线播放 沈郁看着她白皙脚丫子上沾染的金色沙粉,就忍不住过来替她拍拍干净。

    6.野草在线播放 “沈郁君大变态!!”

    7.1227,【图】【图】【图】……

    展开全部收起